乐乐学习网>作文大全>写人作文>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

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

时间:2020-05-28 16:00:22 写人作文 我要投稿

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

  在日常生活或是工作学习中,许多人都写过作文吧,作文是由文字组成,经过人的思想考虑,通过语言组织来表达一个主题意义的文体。写起作文来就毫无头绪?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,欢迎阅读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。

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

  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篇1

  我的同桌单磊,是我们班的“非洲人”。他跟我可以算是对“宿敌”了。两个人要是干同一件事,总要弄得全班哄堂大笑。先说说上次我与他谈论一个问题所发生的事吧!

  上个星期四,数学王老师要求同桌两个讨论一个问题,我与单磊面对面,说:“行了,你说吧!”单磊回答:“你太谦虚了,我怎么能跟你比呢?还是你先吧!”正好,王老师走过来,说:“嗯,不错,焦焦和单磊讨论得很激烈啊!”单磊没听见,却说得更起劲了:“谁头发长谁先!”我回答:“谁个子高谁先!”他又说:“谁年龄小谁先!”我想:这样说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说完啊!便说道:“谁长得帅谁先!”这不,还说到点上了。单磊回答:“我知道我长得很帅,用不着你提醒!”说完后,他才慢慢地讲起老师提出的问题来。

  我跟单磊要是一起读一篇课文或者课文中的一个小节,那简直是最佳拍档!

  还记得学《青海高原一株柳》的时候,最后一小节是要求背诵的。周老师叫两个同学一起读,看看哪对同桌能读好。当时,我和单磊正在背,根本没打算读,也没有刻意地一起读。老师前面叫的三组全“下台”了,我害怕周老师看到自己的学生连一篇课文都读不好而生气,弄得我一整天都心惊胆战的,便用手点了点单磊,再点了点书。单磊很快就明白我的意思了,便举起了手。老师叫到了我们,说道:“开始!”两人便异口同声地读了起来。读完后,全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  在班里,我和单磊完成数学作业几乎是最快的,也比较了解王老师上课习惯。每节数学课,只要一看到王老师站在讲台上,就会一起说:“每课练补充各一面,会做的先做吧。”写一号本时,只要听到王老师说:“好,今天我们学习了什么?”又会异口同声地说:“好了,画计分格吧!”

  数学课讨论时,吵着要对方先说。不管什么作业,总是快人一步。一起读书时,简直是最佳拍档!这就是同桌之间的趣事!

  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篇2

  我有一个“靓妹”同桌,但你别以为她就叫靓妹,她是“亮妹”,明亮的“亮”。不过后来觉得叫顺口了,下意识的把这个名改成了“靓妹”,靓女的“靓”哦!

  你别看她叫靓妹,可是那倔脾气真是亮响响的大呀!还和我生过闷气呢!

  “铃铃铃”,清脆悦耳的下课铃声响起,我伸了个懒腰,望了望窗外的毒太阳,又望了望我桌上堆积如山的《领航新课标》,心里十分烦闷。

  “组长赶紧交英语《领航新课标》!”我张大了嗓门,咳了几声。

  “交齐了!”只见矮瘦矮瘦的“建文帝”把一小摞的作业放在那高高的'堆积着的作业上,还吃力地踮起脚尖来看看放稳妥了没有。

  “嗯!”我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声,因为我正在想谁帮我搬一些作业到老师办公室去。

  英语作业交齐后,我环顾一下四周,寻找着“好心人”来帮忙。我感觉那一大摞作业真似千斤重呀!

  “咯咯咯……”一声声吃棒棒糖的声音传来。呦!原来是靓妹呀!我心里暗喜。

  靓妹就坐在我旁边,右手悠闲地拿着棒棒糖,一会儿含着,一会儿拿着棒棒糖旋转着,打量着糖旋转的模样。

  我心想:不如就叫靓妹陪我一起搬一下作业吧!我俩玩得很好,她应该不会拒绝的。

  “小亮点,陪我搬下作业,好不好?”我有时也会叫她小亮点,所以这时也这样叫她。说着,我又笑嘻嘻地一手夺过她的棒棒糖。

  只见她又从我手中夺回了棒棒糖,说道:“我不想去,你叫别人呗!”

  “帮一下我嘛!靓妹!”我苦笑道,心里想:真不够朋友!

  她一直摇头示意,嘴里边含着那根糖。我好说歹说,终于靓妹起身准备帮我搬几个组的作业了。

  “小心点,别拿反组了!”我大叫一声,因为我发现靓妹把几个不同组的作业混在了一起。

  靓妹温和的脸色瞬间大变,眼斜斜地看着我,满脸气愤,脸转向另一边,头也不回。我呆呆地站在那儿,心想:“我做错了什么吗?算了,我自己搬,不要别人帮一样也行!”

  我恼羞成怒,一鼓作气把九个组的《领航新课标》搬了起来,吃力的走向办公室。

  交完作业,我回到座位上,心想:是我话说错了,说重了吗?我想,也许是这样吧!因此,我便安慰起靓妹来:“靓妹,别气!”

  只见她板着脸,又抿笑着。哈,她不生我气了!

  我顿时释然:也许真正的友谊就是互相之间有时会生气,但却会稍纵即逝,那种“退一步,海阔天空”早已成为了我们的精、血、神、气。

  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篇3

  星期五,我和同桌展开了一场大战,战争原因——借笔。他的名字叫张昊。

  在上体育课时,因为下雨,体育老师说:“外面下着雨,不能出去,你们在屋里爱干什么就干什么,但是你们要把嘴都闭上。”

  我要写英语作业,可笔没油了,向他借一支笔,可是他说:“没有。”学生都知道他是班里的油笔大王,他的笔袋里除了一支铅笔、一支钢笔、一支魔笔以外,其它的都是油笔。我想这不是存心不借我吗?

  这时,我们俩开始了大战,我把张昊的笔袋拿过来,说:“这笔袋里这么多油笔,够我写一学期的英语作业。”他也不甘示弱:“这文具盒里,有这么多钢笔,够我写一学期的语文作业,还有这么多铅笔呢。”他在故意气我。我们俩互不相让,你抢我的东西,我抢你的东西。到了最后,我们俩把各方的书包都扔在地上。张昊眯缝着眼睛,笑了一笑,我们班学生都知道他的眼睛很小,只要一笑,眼睛就会眯成一条像头发丝一样的细缝。这时,我也对他笑着说:“你这个班长,竟然跟同学互不相让。”听了我的话,同学们都乐起来,而张昊却用手捂住了脸。这时,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们俩的面前,是老师,我们俩被老师说了一顿。

  我们俩有时也团结互助。有一次,上英语课,张昊没有带英语书,我毫不犹疑把英语书放在桌子的中间,说:“咱们俩看一本。”有时,我有不会的数学题,张昊也会认真地给我讲解,绝不心烦。

  这就是我的同桌张昊,我们虽然经常展开大战,但是作为同桌还是蛮好的。

  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篇4

  我的同桌是位男生,姓曲,名歌。个子小小的,学习根本比不上我,因为他有一个柿子似的小脑瓜,一看脑子的容量,就不能和我比,因为我有一个南瓜似的大脑瓜。他的脑袋装的东西少,我的脑袋装的东西多。话又说回来了,但有时候他还是很聪明的。

  记得有一次,老师留完作业,我们俩二话不说,马上写起来。“神速呀!这么快就写完了!”我后桌的梁雪松说道。我们大吃一惊。这时,曲歌后桌的陈鹏装作有一道题不会做,提出要看看曲歌的作业,其实就想拿过曲歌的作业本去抄。曲歌没有答应,他就打曲歌,于是两个人开始争斗起来。这时,我一转眼,看见曲歌的作业掉在地上,便弯腰捡了起来,我可不像陈鹏那样净是坏心眼。他们两个争吵的声音太大了,我被吵得头晕脑胀,无法忍耐,终于举手,报告了语文老师。语文老师怒气冲冲来到他们两人的面前。这时,小小的曲歌已经被陈鹏吵得哑口无言。老师看一眼还在大声吵着的陈鹏,生气了。不仅臭骂了陈鹏一顿,还把陈鹏调到了第一桌,再也不让他去欺负曲歌。

  还有一次,那时,我还没有和曲歌一桌,是后来老师菜把曲歌调过来的。那时和曲歌的关系还不熟,总和他吵架。一次写作业,曲歌的橡皮从桌上掉下来,我不知不觉把脚向前一伸,放到地上,顿时感觉有点不对劲,什么东西垫在鞋底下?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块橡皮,我捡了起来。然后我转过身问道:“这是谁的橡皮?”曲歌看了我一眼,说:“是我的,谢谢你——毛胜男。谢谢,你把我的橡皮捡起来。”那时的我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,非常不好意思。

  现在,我和曲歌的关系如牛郎织女一般,连下课的时候都要和他一起玩。

  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篇5

  我的同桌是一名非常漂亮的女生,她叫梁莹,她不像其他女孩子留着长发,而是像男孩子一样梳着普通的短发。我常常觉得自己非常幸运——我的同桌都是女生。我和梁莹关系非常好,亲如姐妹。我俩的学习成绩差不多,总是比着学,她做题一点也不马虎,真是一丝不苟,而我却是一个马大哈,常常因为粗心而错题。但我俩的性格都很外向。我们也曾闹过矛盾。

  记得那一次上科学课,我忘记带涂改带了,就伸手向她借。她说:“你总向我借涂改带,我妈说,用完这个涂改带就再也不给我买了。”一听这话,我顿时火冒三丈,说:“我的文具什么时候没借给你?油笔、尺子、彩笔、铅笔管……什么没有借你?”她从笔袋里拿出铅笔管、尺子还给了我。我生气地把东西放到笔袋里。我写完科学作业,拿出一张崭新的纸放到桌面上。她好奇地斜眼看了一下。我瞪了她一眼,便在纸上写了“绝交书”几个字,然后写道:“我从此和梁莹绝交。”还用彩笔的后面,在纸上按了个带有红色的印章,在我的名字后面,我还按上了一个手印。我让她签名,也按手印。可她不但不做,还把纸给撕了。我生气地说:“你是不是有病呀?”其实,我知道她不想和我绝交,我也承认自己也不想和她绝交,只是装装样子罢了。

  过了一会,下课了,我没有出去玩,而是在教室里写卷子,这次我把字写错了,是向别人借涂改带,可她却毫不犹豫地把涂改带借给了我。我看了看她,我们对视着都笑了,我又把铅笔管、尺子还给了她。

  于是,我们俩和好如初。

  我和同桌的趣事作文篇6

  在这几年里,我换了好几个同桌,让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五年级时的一个女生。她高高的个子,额头下面长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。她叫张乃元,是四年级从别的学校转到我们班里的。我们又是冤家,又是好友,心情好的时候,就是好友;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是冤家。

  记得在五年级的时候,老师把他调过来和我一桌。那时候,她很温柔可爱,可过了几个月,都混熟了,她那凶恶的面目终于暴露出来了,凶得让人恐惧。你跟她闹着玩,她可不跟你闹着玩,而是狠狠地打你,一点都不留情面。她要是心情不好,就拿你出气,要是心情好点,就不狠狠打你。总之,她有喜有悲。在六年级上半年的时候,我对她行为已经忍耐了很久,实在不能再忍了。战争终于爆发。那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中午,正在站放学排。排长领着我们走到十字路口,刚路过活动中心,不知道为什么,她打了我一下,打得我很痛,接着又打了我一下,我没搭理他,只是把手伸了出去,她打了一下我的手。这时,我忍无可忍,气愤至极,回头就踢了她一脚。她也踢了我一脚。我气急了,上去就把她打倒在地。因为我中午不回家,我妈妈给我找了个辅导班去那儿吃饭,那里离学校很近,我得马上去吃饭,可她紧追不舍,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样子。跑到楼下,我没有劲了,便停下来。她见我停下来,走上前来就打我。我一回手,踢了她一脚,这一脚可能致命了,她哭了。回到吃饭地方,我还在念叨:“该,叫你总打我,今天也让你尝尝挨打的滋味。”

  到了下午,我的心软了,看她还在哭着,我没有办法,只好对她说了一声对不起。她也向我保证,再也不欺负我了。从此我们俩成为了一对好朋友。